服务热线:

0755-27691200

公司新闻
行业新闻

极端天气致我国粮食减产粮价飞涨 农民未受惠

年需要12个左右的人工,一天收入不到60元。与目前社会的人工工资相比,存在非常大的差距。

据方小平介绍,由于种粮存在不确定性因素,而且收入低,因此村里稍微强壮一些的劳力,都出外打工去了,水田或者以低价包给了别人,或者干脆种单季水稻。

在河南,同样的故事也在演绎。虽然今年旱情严重,但是对农民来说,这是偶然的,更让人担心的,是长期以来种植小麦的成本太高,而小麦价格太低。

魏志强向记者介绍说,一亩小麦从冬种到收割,不计人工成本,单单施肥、农药、翻地、收割成本就要415元。“一般一亩小麦产900~1000斤左右,按照现在的小麦价格,一亩地的收入是800元,不计算人工成本,农民种植一亩小麦大概能赚385元。”

魏志强家里有4亩地,全部种上小麦,一年的收入也就1540元,还不如出去打工一个月赚的钱多。记者在鹿邑县新建的工业园区里看到,十几家工厂已经相继落成,许多工厂的门前贴着月薪1500~2000元的招聘启事。前几年一直在广东打工的鹿邑县玄武镇朱晓军说:“从秋天开始干,一直到第二年的夏天,少说也能赚上1万多元,种地种得再好也就一两千块钱。”

耕地情况

耕地缩水 部分田地荒废

由于种粮不如打工,在一些城郊和灌溉较为困难的地区,甚至出现大片荒废的耕地。

水利废弛灌溉不便

正月初五,本报记者来到了湖南湘阴县城郊文星镇望滨村,收割过的水稻田和乱草齐腰高的蒿草地相接相连,据当地村民丁义成介绍,此前,这些蒿草地全部是水稻田,但是由于灌溉不方便,村里又没有统一的管理,村民觉得种地不如打工,稻田干脆弃之不管。即使是一些还在耕种的稻田,不少也由此前的双季稻改成种一季稻了,不少家庭种田纯粹为了满足自家的口粮。

现年80多岁的丁伯是以前望滨村二组的老队长,据其介绍,由于该村耕地灌溉需要抽一个小时的水,费用大约35元左右,以前,由于村里统一管理,因此家家户户分摊下来后,成本较低,现在由于村里有的种地,有的不种地,难以统一组织起来抽水,单家单户去抽水,成本非常高。据丁义成介绍,将水从河里引至田里,光是填满一路的沟渠,就需要500元左右。

汨罗市川山坪镇芭蕉村村民李义皇也介绍称,该村大概有10%~20%的耕地被荒废了,因为用来灌溉的渠道长年失修,而村里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,组织不起人力来统一疏通。

湖南省农业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湖南产粮最大的问题之一还是青壮年劳力的流失。与外出打工两三千元一个月收入相比,在家种地的收入明显远远不及,不少青壮年劳力不愿意在家种地,田地荒废的现象时有发生。

建新房占用部分耕地

城镇化建设带来的耕地缩减,也影响了粮食生产。

汨罗市三江乡金桥村有数百亩良田。在上世纪80~90年代,由于国家出台了保护耕地的政策,不允许在水稻田里盖房子,但最近几年,由于政策有所放松,新建的房子十有八九建在了耕地上。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,最近十几年建房占用的耕地,全村大约有50~60亩左右,有的住户,一家4口,责任田总共只有4亩多地,建房便占去一亩。

据湖南省农业厅官员介绍,湖南目前有5000多万亩耕地,每年双季播种面积达到7900万亩。目前,耕地面积正在以每年10多万亩的速度“缩水”。城区的扩张、各项基本建设对于耕地的挤占非常明显。